中国AI技术教育领航者:肖睿

2018-12-08 23:11:31 来源:www.tanmila.com 作者:

  北京大学软件学院特别讲师,北京大学学习科学实验室特别顾问,中国第一批项目管理专家。同时兼任劳动部、教育部行业岗位标准评价专家。

  第一次见到肖睿,跟我预料的大不一样。他是个技术大师,头衔很高,但又不像传统技师那样沉默寡言。相反,我觉得在我面前的是一位文雅的哲学家。权力,几句话的交流是很舒服的。

  如果肖睿遵循预先设想的生活轨迹,他应该在大学毕业后去硅谷,30岁退休,成为和DonaldErvinKnuth一样的人。30岁时,他出版了《计算机程序设计艺术》系列的第一卷《基本算法》。他早年在斯坦福和其他著名学校任教,在计算机领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  在我看来,那时的硅谷学校是一座寺庙。当我还在学校的时候,我就认为这是我的目标,我将和他同龄时拥有同样的地位。十多年后,肖睿仍然清楚地记得他大学时的梦想。

  肖睿从吉林大学人工智能专业大三毕业后,在王宣院士的带领下进入北京大学计算机研究所。该研究所的主要任务是通过技术促进国家748工程的发展,改善当时中国印刷业的落后状况,解决计算机信息处理问题,同时该研究所也占有世界80%的份额。北京大学科技与产品研究开发所中国报业与出版市场。

  肖睿当时站在中国IT技术的前沿。当时的感觉是,在中国没有人能解决我们研究所无法解决的技术问题,肖睿回忆道。那时,北京大学计算机科学研究所拥有来自北京大学、中国科学院等一流大学,包括新浪创始人王志东。com和360的创始人周宏毅。当时,很多国内的微软技术书籍都是由肖瑞和他的合作伙伴翻译的。在编写windows程序时,他们看到的不是开放的SDK接口,而是未发布的接口。

  从职业生涯的高峰期开始,沿着这条路,肖睿很可能会成功地完成自己的计划,成为计算机领域的舆论领袖,30岁退休,实现她的年轻梦想。

  2001年,肖睿走上了职业生涯的十字路口,面临着新的职业选择。他的选择范围从微软研究公司到硅谷。那时,我非常想去硅谷。那时,我27岁。我想我应该去硅谷。30岁的时候,我想退休。那时的萧瑞,仍然保留着大学时代的理念。

  此时,北京大学创始人之一、北京大学蓝鸟Aptech的创始人、北京大学创始人杨明向他求助。为了进入IT教育领域,北京大学蓝鸟急需一位兼有技术研究的高级管理人员。还有在企业的发展经验和管理经验。因为朋友的邀请很难,肖睿一想到临时帮忙,就答应先做3-6个月。因为那时,他要去硅谷。我有一张绿卡。我要移民了,所以六个月后我们就要离开了。

  来到北京大学蓝鸟学院后,我强烈地感受到在这个行业培训的价值。那时,他们说他们会工作三到六个月,结果就是十多年。肖睿的简单言辞透露出无限的骄傲和责任。

  《北京大学蓝鸟》IT培训教材来源于萧瑞创办并领导的北京大学蓝鸟职业教育研究所,18年来,北京大学青壁IT职业教育培养了850000名优秀的IT人才。由于国内IT产业人才差距巨大,为国家IT产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。

  在一次邂逅中,30岁的退休技术控制员肖瑞(音译)涉足IT教育领域。硅谷不去。我不想到30岁才退休。他相信每个人都有无限的潜力,所以普通人是非凡的,所以优秀的人更好。他觉得转变最先进的IT技术和最迫切的IT技能是非常有价值和有成就的事情。企业需要学生成为尊重专业人士的知识。

  在北京大学蓝鸟学院,他领导了第一个零基础学生软件开发教材的编写。在此之前,社会上存在着误解和偏见,只有那些受过本科教育,学习过高等数学和英语的人。d学习软件开发。但是肖睿通过自己的技术经验和团队管理经验,发现情况并非如此。大学生在进入企业的第一年不能直接开发软件,因为他们在学校学到的东西太理论化了。他们生病了,没有接受过软件项目工程的实践训练,大学里没有上过计算机课程的人也不能学习软件开发。如果我们只开发应用系统,我们就不需要高级数学知识和英语水平。只要我们接受系统的专业技能培训,就可以适应企业的需要,开发出优秀的软件。基于此,萧瑞带领技术人员开发了一套零基础软件开发教材ACCP。刚刚投放市场,许多专家对其可行性表示怀疑,但经过十多年的发展,80多万名优秀学生,北京大学蓝鸟已证明这不仅是可行的,而且非常成功。

  萧瑞的北京大学蓝鸟职业教育研究所一直保持每18个月更新一次教材的频率,以确保学生在同一阶段学习最主流的技术,也是企业最大的需求。

  那时,还没有市场领导者,北京大学蓝鸟公司很快开始工作。2008年12月,研究公司IDC发布了一份报告,显示北京大学蓝鸟APTECH的市场占有率为39.8%,连续八年在中国IT培训市场排名第一。《解放日报》的文章曾经写道,这种颠覆性的蓝鸟模式,一是提出这样的人才新概念,二是利用麦当劳连锁特许经营模式,并规范管理,将培训推广到惠及更多的人。

  

blob.png

 

  随着北大蓝鸟的不断发展,肖睿的成就感、责任感和使命感也日益增强。2000年,他在广东顺德出差,亲眼目睹了一个农村家庭,他们的父母带着孩子去学校注册。手绢上塞满了钱。它们基本上是由五美分和一件组成的。这是几千元的学费,已经存了好长一段时间了。我被感动了,我觉得我们所做的很有意义,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生活。

  时代在变,市场对人的需求也在变。要成为领导者,你必须有敏锐的嗅觉并且知道市场需要什么。

  2015年,班级研讨会应运而生,肖睿又加了一个称号。一个为大学生打造高端教育品牌的创始人。这是他注重培养高端人才,也是为了高端就业。

  早在2008年,IT教育市场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一方面,随着高校扩招,高校数量迅速增加,大学生就业难问题日益突出。eInternet已经进入了移动互联的时代,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不断涌现。新课程的需求量越来越大,技术也越来越细分,个性化、细分已经成为整个互联网发展的趋势。

  北大蓝鸟已经有了成熟的商业模式和利润来源,因此转型和创新变得非常困难。2008年后,北大蓝鸟还推出了大学生学士后产品,但这种努力只是小小的补丁,无论是资源配置还是资源配置。产品模式、服务模式和原有品牌的差别很小。肖睿强烈地感觉到,市场需要一个能够专注大学生的品牌,一个更加高端的品牌。

  此后,肖睿开始整合由北京大学、北美大数据专家和国内一线技术专家组成的教材技术研发团队。他针对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云计算等最新热门技术领域,开发了适合大学生学习的专业教材和智能学习平台,并竭尽全力搭建平台。教育品牌王。

  目前,本课程研讨会已与人民邮电出版社达成战略合作协议,出版的大型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等教材已进入985、211等国立大学,受到广泛好评。来自大学教师。

  在教育专业道路上,肖睿给出了一份很好的成绩单,同时,他成功地完成了身份和语言的转换,从理智的与机器打交道的先生到理智的管理成千上万的人的先生,从理智的T.技术从业者用社交语言与学生和市场交流。

  在萧锐最初的思维体系中,没有技术可言,只有几句话可以清晰地说出来。即使谈到管理,他也觉得用机器一样的方式做是件好事。但事实上,有许多事情只有通过其他地方的思考才能理解。阿切尔,这个职责的要求迫使他培养更多的同理心,理解,沟通和管理技能。

  当一个技术专家知道人与机器是不同的,而人与客观物理世界是不同的,他的头是敞开的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观点和角度,机器是一个确定的输入,然后输出一个确定的答案。这时,肖睿疯了。e很清楚,每个人,每个机会都是不同的,要理解这种差异,然后根据自己的才能,因地制宜地进行教学。

  在一次访谈中,他表达了他对信息技术教育的实践性教育的理解,这最终要求有保证的成果和经济回报。课程研讨会可能需要4-6个月,以便这些学生在IT行业或IT相关领域获得相当满意的工作和薪水。萧瑞说,在班级讲习班培训的学生不是为了简单的就业,而是为了高薪就业。这个讲习班的目标是让刚毕业的学生每个月能拿到10000-15000的薪水,甚至更高。班上大数据班的学生占150000以上。

  那么,课堂讲习班和北京大学蓝鸟有什么不同呢在深入讨论这个问题时,肖睿说了很多话。我对他的管理控制印象最深刻:在成熟的北京大学蓝鸟系统中,员工必须做更多的事情去实施,每天思考目标、任务、过程、节点、评估。执行效率很高。但市场变化很快,员工可能做不到正确的事情。萧瑞说。

  车间是面向结果的。肖瑞进一步解释说,结果不是完成我委托给你的任务,而是解决需要解决的问题,这是一个有价值的问题。这个价值是给用户和企业的,而不仅仅是为了完成一项工作。当任务与智慧发生冲突时。结果,你应该消除它,忽略它,直接面对结果。只要每个人都有这个想法,企业就必须创新。

  技术风向已经改变,与以往的Android和iOS课程相比,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、块链等前沿技术已成为学生的首选,技术的变化带来了教育和培训的变化。Gartner预测,到2020年,人工智能将成为刺激就业增长、创造230万个就业机会的积极因素。

  越来越多的IT培训机构进入人工智能市场。在2018年4月,教育部、创新研讨会和北京大学联合发起了人工智能人才国际培训计划。根据计划,至少有500名人工智能教师和5000名人工智能学生。S将在五年内在顶尖大学接受培训。

  现在正是进入互联网行业的好时机,因为在人工智能等新互联网技术的时代,所有IT人员在技术上都处于同一起跑线上。如果我们能够抓住IT行业技术变革的窗口,这将是IT新手在曲线上赶超的好机会。同时,IT新手也可以在这个崭新的时代。一个良好的职业道路正在规划的行业。肖睿表达了他对人工智能技术的乐观。

  作为一名人工智能专家,萧瑞谈了很多关于人工智能的人才。他把人工智能的人分为两类,一类是做应用程序开发,另一类是做算法研究。OO算法很多,但是做算法研究的人需要做大量的模型训练。这样的人对底层要求很高,一般工资较高,但市场需求不会太大。

  例如,AI从业者需要理解三种主要技术:数据、模型和算法以及代码。在这三种技术中,最低的技术难度是理解代码,最大的工作负载是做数据、做数据标记、清理这些东西是最大的工作负载。矿石能力是这样一种人的模型和算法。

  肖瑞认为,在培训市场上,有两种人工智能课程,一种是真正的人工智能课程,另一种是假人工智能课程。所谓假人工智能课程就是只讲Python语言,甚至使用Python进行不擅长的Web开发,而不是数据分析和内部开发。但即使是真正的人工智能课程,从就业和教学的角度来看,也很少有合格的。许多课程充斥着过多的数学理论和公式。在实际的人工智能工作中,并不是每个人都必须掌握所有的人工智能算法原理和机制,有些内容也不一定。目前许多人工智能课程都人为地增加了人工智能课程的学习难度,降低了学习效率,这可能是因为课程设计者没有真正理解人工智能技术,或者缺乏对人工智能技术的阐述。课程研讨会花费了近两年的时间致力于人工智能技术内容的梳理、项目和案例的选择、以及课程的设计。今年第二季度,AI相关课程正式启动。主要分为两类,一类是基本算法类,另一类是基于现有大数据和机器学习的面向应用的算法。一些课程被扩展。第一批学生将在今年年底毕业,预计在蒙特利尔大学毕业。工资高达15000元至20000元。

  谈到人工智能这一前沿技术,萧瑞显得非常激动和严谨。他没有使用特别夸张的词语来倡导人工智能的全能,也没有表现出对人类将被人工智能取代的强烈恐惧。他只是从不同的角度阐述了什么是真正的人工智能。这只是噱头而已。

  他毕业于吉林大学人工智能初级班,至今已有几十年的历史。现在,他终于开始培训AI专业人员到市场。

  我还在写代码,这是我个人的兴趣。我对新技术的各个方面都感兴趣,但是由于时间因素,我不能做一些事情。现在把我的笔记本拿来。你可以看到我的控制台还在那里。两天前,我用一组数据训练了我的模型。